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是什么(新研究揭示相关秘密)

桑德拉·奥尔森是美国堪萨斯大学生物多样性研究所和自然历史博物馆考古部门的负责人,她领导了哈萨克的博泰村庄的考古工作。"在我们1993年开始挖掘博泰遗址后不久,我就确信会找到了最早的驯养马。DNA检测结果显示,博泰人驯养的马并没有成了今天的现代驯养马,而是发展成了普氏野马。"

普氏野马(学名:Equus ferus ssp. przewalskii),也叫亚洲野马、蒙古野马或准噶尔野马,外形与家马相似。但普氏野马的染色体为66个,比家马多出一对,是地球上最后的野马物种。1878年,由沙俄军官普热瓦尔斯基率领探险队在中国新疆准葛尔盆地发现,并于1881年由沙俄学者波利亚科夫正式定名为"普氏野马"。

图片[1]-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是什么(新研究揭示相关秘密)-萌草酱

20世纪70年代以后,野外的普氏野马基本灭绝,只剩下少数早期捕获后运抵欧洲,人工饲养的野马,1986年8月14日,中国政府在普氏野马的故乡新疆准噶尔盆地建成野马饲养繁殖中心。将18匹野马从欧洲运回故乡并放归野外,希望野马在故乡恢复种群。

不过《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显示,与以前的认知相反,普氏野马并非一直野生,大约5500年前,哈萨克北部的博泰(Botai)人就开始驯养它们,它们恐怕要换一个新的身份,是目前已知世界上最早的驯养马。

图片[2]-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是什么(新研究揭示相关秘密)-萌草酱

回到中国新疆野化的普氏野马

这一发现表明,真正的"野生"马已经不复存在了,所有的野马都是曾经被人类驯化的马的后代,包括普氏野马和由西班牙人带到北美后再次野化的野马(Mustangs)。

图片[3]-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是什么(新研究揭示相关秘密)-萌草酱

北美野马(Mustangs)

奥尔森说:"这意味着地球上没有活着的野马了——这是可悲的。有很多研究马的生物学家一直在研究普氏野马,这对他们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他们以为在研究最后的野马,结果却是一种最早的驯养马,这是生物多样性的损失。我们以为还有马还有最后一个野生物种,而我们现在才知道所有的野马都灭绝了。"

在哈萨克斯坦的两个名为Botai和Krasnyi Yar的遗址中发掘了大量5500年前的马骨和牙齿,奥尔森领导的国际研究团队对来自博泰的20匹马和来自欧亚大陆的22匹马进行了基因组测序,他们将这些古马的基因组与已经发表的18匹古马和28匹现代马的基因组进行了比较。

图片[4]-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是什么(新研究揭示相关秘密)-萌草酱

  哈萨克斯坦北部草原上的Botai遗址和Krasnyi Yar遗址

奥尔森说:"分子进化重建证实,博泰人最早驯养的马是野生普氏马的祖先,而不是现代驯养马的祖先。这些发现引发了一个新的科学探索,现代驯养马如果并不是这些博泰马(Botai horses)的后代,我们需要重新寻找现代驯养马的真正起源。根据我们目前的基因组数据,无法找到现代马的来源。对过去4100年来古代欧亚各种马分析的结果,没有一种与博泰马有关。线粒体DNA变异的模式也表明,马的数量在4100至5000年前急剧扩大。因此,看起来人类在当时遇到了另一种新型的马匹,而这种马变得非常流行,最后成了现代所有驯养马的祖先。

图片[5]-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是什么(新研究揭示相关秘密)-萌草酱

马的进化树

人类对马的驯养可能有两次,驯养的马来自稍微不同的物种,或者是不同的亚种(普氏野马的分类学地位属于种还是亚种仍有争议)。人们认为现代驯养的马来自已经灭绝的欧洲野马。但直到20世纪初,人们才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两具古马的遗骸发现它们的存在。这些古马可能也是野生的,或者至少可能有一些驯养基因。

科学家在哈萨克斯坦的博泰村,进行挖掘。奥尔森收集的一些马的残骸作为新研究的一部分进行了测试,揭示出博泰人是如何开始驯养马的。

图片[6]-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是什么(新研究揭示相关秘密)-萌草酱

博泰位于哈萨克斯坦北部森林草原交界的地区,最初居民都是游牧的猎人,在新石器时代以各种动物为猎物,包括红鹿、驼鹿、野牛、羚羊和野马。他们居住在临时的营地,偶尔还有一两个半地下房屋,直到大约5500年前,博泰人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开始大量定居,并形成了固定的村庄。他们发展出最早的驯马文化,养马用来吃肉、挤奶、作为交通工具和协助人们完成体力工作。

开始定居生活后,博泰人驯养了马,同时还有驯养的狗,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牲畜。形成了一个拥有150间甚至更多房屋的大村庄,他们主要以马肉为生,博泰遗址95%以上的骨头来自马,基于马骨上的大量切痕和砍痕。马尸都被分割较小的部分,为了摄入足够的脂肪,骨髓和骨油也是饮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图片[7]-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是什么(新研究揭示相关秘密)-萌草酱

大量的马骨说明博泰人已经对马这一物种开始养殖。如果他们的食物依靠狩猎,他们会很快杀死村庄附近的马群,并不得不走到更远的地方去狩猎——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也无法养活这么多人口。"这位加州大学的研究人员还提到博泰遗址的骨制品,这些骨制品被用来制作生牛皮的皮带,这些皮带可能被用来制作缰绳、套索、鞭子、短马鞭(riding crops)和牲畜限行器(hobbles),作为马驯化的进一步证据。此外,博泰村遗址包括马畜栏。

博泰人养的狗大多数类似于西伯利亚本地犬萨摩耶的品种,狗的遗骸仅次于马,这可能反映了狗在博泰人生活中的关系。今天,哈萨克人的狗仍在放牧有很重要的作用,而且哈萨克人经常骑马带着狗一起狩猎。狗头骨或整个身体在西边或西南侧的房子外的成对坑中。

图片[8]-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是什么(新研究揭示相关秘密)-萌草酱

来自西比利亚的萨摩耶犬

奥尔森说:"我们发现畜栏中含有高浓度的氮和钠,这些氮和钠来自粪便和尿液。""它非常集中在畜栏里。最后一个确凿的证据是在陶器中发现了母马的马奶残留物。如今,在蒙古和哈萨克斯坦,给马挤奶已经很常见了——发酵后的马营养价值很高,维生素含量也很高。

有趣的是,奥尔森发现,在屠宰马匹后,博泰人将一些马头骨和颈部埋在坑中,鼻子朝向东南方向,朝向秋天早晨太阳升起的地方。蒙古人和哈萨克人每年那一年的时候屠宰大部分马匹,因为那是它们在身体里保留最多营养脂肪的时候。

图片[9]-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是什么(新研究揭示相关秘密)-萌草酱

她说:"这很有趣,因为在所有的印欧移民中,人们都认为太阳神和马有着紧密的联系。"博泰人说的可能是早期的原始印欧语,他们还把马和太阳神联系在一起。后来,在印欧移民的历史记录中,人们相信太阳神诞生在东方,驾着一辆由白马拉着的战车划过天空。按照这种信仰,他会在西方死去,然后每天重生。

研究小组认为,普氏野马可能是从哈萨克斯坦东部或蒙古西部的博泰马群中逃出来的。奥尔森说:"他们开始发展一种半野生的生活方式,就像我们的野马,但他们仍然有野生的外表。"这就是为什么生物学家认为它们是真正的野生动物的部分原因。它们有直立的鬃毛,与野生马科动物有关。它们也有暗褐色的皮毛,就像你在法国和西班牙的冰河期洞穴壁画中看到的那样,那时候马还是野生的。然而,它们的大小与你在博泰和其他遗址看到的非常相似

图片[10]-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是什么(新研究揭示相关秘密)-萌草酱

法国拉斯科洞窟壁画的马

到1969年,普氏野马被宣布在野外灭绝,现在所有存活的马都是1900年前后捕获的15匹马的后代。如今,普氏野马大约有2000匹,都是那些捕获的马的后代,它们被重新引入欧亚大草原。

"博泰人似乎已经从他们在哈萨克斯坦北部的家乡消失了,"奥尔森说。也许他们从青铜时代后期向东迁移到了蒙古,因为那里的人们分享了一种仪式,在秋天埋葬马的头和脖子,指向升起的太阳,一年的这个时候,他们被屠杀。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共同特征。"

(小编注:博泰人不一定去了东方,蒙古人和哈萨克人都不属于印欧语系,他们属于阿尔泰语系,现代驯养的马并不是这些博泰马(Botai horses)的后代,哈萨克地区的后来居民也不是博泰人的后代,中亚草原说原始印欧语的游牧民族可能是塞种人,就是欧洲历史上的斯基泰人,塞是古汉语对古波斯语中"Saka"(萨迦)的音译)。

© 版权声明
THE END
觉得本文章不错就点赞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